捕鱼游戏快速涨分小技巧

版塊導航

娛樂頻道
遼源這點事海盜港百科歷史趣聞人生指南
房產頻道
售房信息出租信息遼源房產房產資訊
遼源供求
招工信息出兌轉讓生活服務電腦手機教育培訓農業產品車輛信息寵物交易
遼源招聘
遼源新聞遼源招聘遼源人才
美食頻道
遼源美食菜譜大全
健康頻道
健康體育
婚嫁頻道
遼源婚嫁
母嬰頻道
遼源媽媽
教育頻道
遼源教育
旅游頻道
遼源旅游
家居頻道
遼源家居
汽車頻道
遼源車友汽車行情
農業頻道
農業技術遼源農業農業圖書館
幫助中心
意見與建議

[國內] 父親、哥哥和我

[復制鏈接] 0
回復
2875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3萬

主題

3萬

帖子

10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06205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7-10-14 13:38:20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父親、哥哥和我

深秋的傍晚,已似冷徹入骨。空曠的田里,新麥剛出,父親的新墳兀然而立,墳前的靈幡時而揚起,時而低垂。

        父親昨天剛下葬,按照老家規矩,今天要給父親圓墳。我跟在哥哥后面,從爺爺、奶奶的墳附近有一塊無一塊地撿著土塊,輕輕地放在父親墳邊。

        圓好墳,哥哥緩緩地跪在父親墳前,瞬間就滿臉是淚。他只是抽泣,任憑祭品灰燼粘在臉上,一動不動地看著父親的新墳,好似父親就在面前。

遼源海盜港(微信號:Lyhdg0437)—每日報道遼源新鮮事,移動閱讀新媒體!
        我默默地站在旁邊,雖也悲傷不已,但總感與哥哥不同。

        我自小深受父親寵愛,哥哥卻備受父親苛責。哥哥是奶奶帶大的,對父親的偏心,奶奶一直耿耿于懷。哥哥十幾歲時,曾不堪忍受父親的苛刻離家出走,直到離家十幾公里的集鎮上才被母親和舅舅找回。回來后,哥哥在奶奶懷里一動不動,話也不說,飯也不吃。奶奶傷心不已,鼻子一把淚一把地痛責父親:“你眼里只有小羽,恨不得把我們奶倆倆逼死、逼走!”

        父親對奶奶極其孝順,奶奶年齡稍大就被接到城里來住。面對奶奶的數落,父親站在那一字不吭,臨走卻撂下一句:“不回來就算,回來明天還得按時起床背書!”

        第二天六點剛到,哥哥就搖搖晃晃地起床。直到聽見哥哥的背書聲,父親才出門晨練。

        我記得哥哥小學時,父親讓哥哥學習了小提琴、二胡、笛子等多門樂器,參加了毛筆、籃球和播音主持等多個興趣班。每個周末他都被父親早早叫起,他背著小提琴,父親給他提著二胡和教材,在不同的老師間穿梭。

        家里有兩張哥哥小時候的照片,我印象特深。

        一張照片里,哥哥小平頭,胖乎乎的小臉,穿著白色的小背心和黑色條紋短褲,下巴夾著小提琴,雙手垂在兩邊,前面是黑色的譜架,旁邊是冷冷盯著的父親。哥哥小臉上還有依稀可見的淚痕。

        一張照片里,哥哥也是小平頭,也是胖乎乎的小臉,他緊咬著牙,歪著頭,肥嘟嘟的小手吃力地攥著毛筆,筆下的田字格上已寫一行“人”,田字格旁邊擺著打開的字帖,字帖上方放著墨汁。

        與哥哥相比,我的童年可謂無憂無慮、輕松快樂,父親不僅從不逼我跳舞、練鋼琴,對我的學習也很寬容。記得二年級有次考得太差,父親好像很生氣,正準備責問我時,恰巧接到哥哥班主任的電話,讓他幫哥哥寫一個聯歡會的主持詞。父親滿臉承歡一口答應,至于我的考試成績,就由母親去追查原因了。

        哥哥可沒那么幸運。每次考試無論第一、第二,父親都要他分析每門課的薄弱環節,說清如何鞏固提高,如果下次再犯同樣錯誤,不僅會脫掉褲子挨一頓暴揍,過年沒有壓歲錢,甚至連生日都不允許過。

        至于出去待人接物、言談舉止,父親對哥哥要求更是嚴格。有次父親帶我們去給姑姥拜年,由于開飯太晚,哥哥餓極了,沒等所有人都坐好就餐,就在舅舅的縱容下拿了一塊牛肉吃。飯后父親領著我們匆匆辭別,半路就找個僻靜處把哥哥打了一頓。

        那時候,經常看見哥哥可憐兮兮地被父親用所謂民主的方式訓斥。我也曾看見哥哥偷著惡狠狠地好像在詛咒誰,用力地踹墻、摔東西。

        雖在父親的高壓下,哥哥還是不覺間成為標準的帥哥。他高高的個子,戴著眼鏡,文質彬彬,喜歡閱讀政治和歷史書籍,經常參加學校的各種活動,初二時還在全校三千多師生面前,穿著燕尾服,和一個漂亮的女生主持聯歡會。

        初中時,哥哥幾乎每學期都是班級第一、學費全免。經常有人指著我說“這個小姑娘哥哥很厲害,以后肯定有大出息”。哥哥高中繼續表現優異,眾望所歸地考上國內知名大學,畢業后又被一個國家部委錄用。

        那幾年是我們家最開心的時候。哥哥是全家的驕傲,是每次聚會父親最得意的談資,我長得清秀可人、乖巧伶俐,奶奶身體尚可,父母工作順利。那時候一家人最盼望哥哥來電話,聽他講到這到那參加活動,接觸的都是知名的部委領導。

        每當母親接聽哥哥來電,父親總是貼著聽筒,生怕錯過一個字,絕不允許任何人打擾,甚至連奶奶也不例外。母親掛斷后,父親雖難掩失落,但片刻過后,總是哼著小曲去找人小酌幾杯。

        只是每到春節和中秋,家里總有幾天讓人感到很壓抑。特別是只要母親又接到哥哥不能回家過節的電話,家里人有幾天都不敢大聲說話。父親天天鐵青著臉,總是顯得很煩躁,霸占著電視,不停地換臺,經常莫名其妙地吵母親和我。

        有次哥哥來電的夜里,我到衛生間路過父親的書房,發現書房里亮著燈,透過門縫,父親背對著門,雙腿上蓋著薄被,左手拿著哥哥騎在他脖子上看天安門升旗的照片,右手顫巍巍的,輕輕地撫摸著照片的一角。

        那一刻,突然發現一直強悍、說一不二的父親竟然老了。昏黃的燈下,他的雙鬢盡是白發,曾經寬大的后背此刻也顯得是那么單薄。

        日子一天天地過著。這期間,奶奶走了,我也被一個好心的叔叔安排上了一個不錯的高中,哥哥也處了一個漂亮、賢智的女朋友,并在北京舉辦了婚禮。婚禮舉辦的前兩天,父親好像突然生病,讓母親和我去北京參加婚禮。婚禮很氣派,有很多言談不凡的人到場祝賀,嫂嫂的父母應該都是相當有地位的人,他們說話的措辭、語調,讓人感到既得體又新奇,我總不由心生敬意。

        哥哥結婚的好多事我都已記不清了,只記得哥嫂到車站接母親和我時,臉上竟沒一絲喜色。

        婚禮的第二天,母親就讓哥哥送我們回家。在火車站,我去了趟衛生間,回轉時,遠遠看到母親好像在嚴厲地說哥哥什么,并揚起手好像要打哥哥。我到跟前他們不再說話,母親和嫂子好像剛哭過,哥哥也眼睛紅濕。幾個人再也一句話沒說,直至火車鳴笛駛離。

        不知不覺我勉強高中畢業,由于成績太差,父親只能請人幫忙在城郊一個學校安排當圖書管理員。剛過一年多教育資源整合,學校被合并,校長請我父親吃飯,很抱歉地告訴他,上級文件要求沒教師資格證和正式編制的一律清退。母親只好讓哥哥寄了幾萬塊錢,加上他們的積蓄,給我買了間門面,讓我開了個首飾精品店。

        這期間,哥哥工作廣受好評,并被派到境外任職,嫂子和侄兒也被安排帶在身邊,過春節更是不可能回家了,電話倒是經常打,而且不知從何時起點名要父親接。父親每次接電話都神采奕奕,但他聽力漸差,母親問他哥哥講什么時,他總是支支吾吾,難說究竟。

        去年秋日的一個午后,父親突感不適住院。醫院也沒說清病情,只是囑咐“讓老人隨心”。由于店里生意剛見起色,我到醫院去得很少,對父親的病情也了解不多。每次去,看見母親總是掉眼淚,總是很難過,父親日漸消瘦,氣色漸差,感到父親好像病情微妙,似乎來日不多。

      有次去看父親,聽見母親在和父親爭吵:“這次我一定當回家,一定打電話讓他們回來。”

        六七天后,哥哥全家回來了。當時,陪哥哥來醫院看父親的人很多,聽說還有省市的領導。父親是第一次看見侄兒和嫂嫂,他早早讓母親準備了紅包。那天父親吃了很多東西,總是不停地說話,向哥哥、嫂子問這問那,甚至一遍遍地問侄兒叫他什么,惹得我們都偷偷笑他。

        第二天,父親堅持要出院,醫生竟然也同意了。哥哥讓我把店關一天門,全家一起到市郊的濕地公園。那天父親雖然大部分時間還是坐在輪椅上,卻顯得很精神,總是主動和似曾相識的人打招呼,夸路過的小朋友可愛,并盡量找機會說哥哥他們專門從國外回來看他,侄兒的學校如何重視培養自主創新之類的。

        看到父親容光煥發地介紹哥哥全家,我不知為何腳步漸沉,和拿著大包小包的愛人不由落在后面。

        合影時,父親堅持站著,讓侄兒站在他和母親的身前,讓哥哥站在他和母親的身后。我們簇擁著他,簇擁著他和母親身前的侄兒,簇擁著他和母親身后的哥哥,拍了十幾年來第一張全家福。

        照片中父親笑得安詳而又從容,眼神里透漏著久違的自信和堅定。只是他形體單薄,頭發灰白稀疏,臉龐消瘦,盡是黑斑。

        夜里三點多,母親匆匆到店里讓我和愛人回家。

        到家時,哥嫂和侄兒已守在父親床前。見到我們來,父親艱難地從被褥下拿出一個信封給哥哥,上寫“即使讓子怨恨十年,也要讓其受益終生”、“教子自省,望體會下傳”之語。

        父親又讓母親拿出一個信封,內有房屋贈與公證書和一個固定存折。父親臉色蒼白,略帶歉意,低低地,緩緩地說:“小羽,爸爸對不起你,房子、我和你媽的積蓄都留給你,你們要好好過日子。”
(遼源海盜港 www.cwiaoz.tw
(加微信號 Lyhdg0437 查看遼源市,東遼縣,東豐縣內部猛料 )


        說罷,父親無力靠在母親身上,一手拉著哥哥,一手拉著侄兒,漸無聲息。

        我猛然一驚。一片灰燼被風吹起,直向我的眼睛撲來。

        哥哥還跪在父親的新墳前,還是一動不動,還在抽泣。

        看著父親墳前的哥哥,我突然想起近日在報刊上看到一個鄰人憶及某成功人士的童年,有三個詞印象特深“學習刻苦、成績優異、家教甚嚴”。

        不禁潸然淚下、難以自制!

        只是不知是為墳前垂泣的哥哥,是為黃土下只剩焦骨的父親,還是為不知所悲的我……

海盜港 - 遼源海盜港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捕鱼游戏快速涨分小技巧 任选9场 球探网即时比分足球 陕西快乐十分 股票配资论坛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a贵丰配资 五粮液股票行情分析 陕西快乐10分 申穆出资 乐天盈股票配资平台 即时即时赔率率 亿海智投 体彩 可爱av女优 币配资 黑龙江36选7 浙江快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