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鱼游戏快速涨分小技巧

版塊導航

娛樂頻道
遼源這點事海盜港百科歷史趣聞人生指南
房產頻道
售房信息出租信息遼源房產房產資訊
遼源供求
招工信息出兌轉讓生活服務電腦手機教育培訓農業產品車輛信息寵物交易
遼源招聘
遼源新聞遼源招聘遼源人才
美食頻道
遼源美食菜譜大全
健康頻道
健康體育
婚嫁頻道
遼源婚嫁
母嬰頻道
遼源媽媽
教育頻道
遼源教育
旅游頻道
遼源旅游
家居頻道
遼源家居
汽車頻道
遼源車友汽車行情
農業頻道
農業技術遼源農業農業圖書館
幫助中心
意見與建議

紅娘蘭毓云揭相親法則 :女孩一過38家長都急哭了(圖)

[復制鏈接] 0
回復
5863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3萬

主題

3萬

帖子

10萬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106205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7-10-14 19:02:38 | 只看該作者 |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紅娘蘭毓云揭相親法則 :女孩一過38家長都急哭了(圖)
接待日當天,蘭毓云幫家長現場配對。

    原標題:“超級紅娘”相親法則:技術男、工程師最“暢銷”

  坐在一張二手寫字臺前,把頭埋進一摞摞厚厚的、頁腳卷起的冊子,穿過耷拉在鼻梁上的粉色金屬框老花鏡,蘭毓云的目光在一列列表格上游移。她81歲了,視力老去,有時得借用放大鏡。她嚴厲,語速緩慢,字字鏗鏘。一群人圍著她。

遼源海盜港(微信號:Lyhdg0437)—每日報道遼源新鮮事,移動閱讀新媒體!

  往南十米的另一個房間,85歲的老伴陳軼倫坐在圓桌前,被另一群人圍著。

  這是位于武漢四十五中后的一棟老舊房子,一樓,常年陰暗,防盜網上掛著招牌“陳蘭工作室”。50平方米的空間,被兩個沙發、三張桌子、26把椅子塞得滿滿當當。每周二四六,來自武漢三鎮、江城南北的男男女女都會涌到這里,把房間塞成沙丁魚罐頭。

  他們是來相親的,用武漢話說,找朋友。

  蘭毓云和陳軼倫早就聲名在外。早些年,媒體給了他們一串封號“超級紅娘”、“武漢第一紅娘”。這是老兩口這輩子最驕傲的事,每次提起,老太太的眼睛總彎成兩個月牙,“說明我是全國最牛的”。

  從1954年撮合第一對情侶算起,他們已經義務當了63年紅娘。據稱,已經有1680對結成連理。

  家長的戰爭

  每周三天接待日,周六人最多。屋子分為南北兩個工作區,中間是等候區,被圍個水泄不通。老兩口定下規矩,每天只發20個號,叫號配對,但每次都超過這個數。

  排上號的,排不上的,都坐在等待區。這里熱鬧得像個菜市場。大家吵吵嚷嚷,又各懷心事。

  5月13日上午9點多,一位60歲的老太太顯然來晚了,一進門,掏出衛生紙,擦了一把汗,紙屑黏在汗津津的脖子上。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扶了扶眼鏡,一臉茫然,“沒號了?”

  身后跟著一個皮膚黝黑的男人,五十來歲,是她弟弟,兩人一個要給在醫院上班的兒子相親,一個要給1992年出生的姑娘找對象。

  旁邊的家長一聽,“1992年的,著什么急?”

紅娘蘭毓云揭相親法則 :女孩一過38家長都急哭了(圖)

  一百多本相親資料,有的已經泛黃。

  “1992年都25了!”

  這還年輕啊,坐在旁邊的老曹有點心酸。從他60歲退休那年開始,人生就一個目標——幫兒子找對象。每到周末,他穿梭于婚介所、各大公園的相親會,跑了十年,也沒給兒子張羅到對象。他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我兒子很優秀啊!1975年的,在武漢音樂學院當老師,長得還行啊。”

  照片上的中年男人,穿著西裝,戴一副眼鏡,模樣還算周正。

  “75年的,人家伢都十幾歲了。”人群里冒出一個聲音。

  老曹覺得心口被扎了一刀,摸摸已經花白的頭發,幾乎要哭出來。

  陳明在旁邊聽著,說不清心里什么滋味。她自認為是個開明的媽媽。女兒30歲之前,她都不著急,但今年春節一過,女兒30歲,“感覺完全不同了”——她說不清不同在哪里,可能擔心女兒成了高齡產婦,也可能害怕周圍的風言風語。

  她最怕別人問,你姑娘什么時候結婚?前面30年,女兒優秀,花了7年考上了公務員,一直是家里的驕傲,從沒想過她會嫁不出去。

  每回參加婚禮,看到別人家的女兒披上婚紗,陳明頓覺心酸——我女兒什么時候有這一天?誰來娶我的女兒?

  74歲的老李一進門就沖到陳軼倫面前:“你幫我(給對方)打個電話吧,說我女兒5天后就走,要見面就現在見!”

  去年11月,陳軼倫給老李在日本工作的女兒介紹了一個男孩。這半年多,沒一點進展。

  沒隔幾秒,老李覺得,5天還是太長了,“你說3天后就走!”

  掛了電話,老李泄了氣——對方根本沒意思。這次死心了,從頭再來。只是,女兒已經38歲了!

  兩張表格相愛

  “你記一下,16本82頁。”蘭毓云對面前的一位母親說,這是她給這個母親的女兒配對的男孩,16-82是男孩的代號。

  蘭毓云身材矮小,幾次腰椎手術之后,背也佝僂了。穿過人群,遠遠看去,她隱沒在案頭的一摞摞資料里。左手邊的書架上,擺放著超過120本單身男女的資料。全是手寫的,她不愿意把材料做成電子版,“會被別人看到”——這些資料是她的寶貝。每次配對只能通過簡單的分類和頭腦中的記憶搜索,緩慢低效。

  男男女女被分為七大類——大男、大女、小男、小女、男再婚和女再婚,以及外國外地。27歲為界,以上就是大男大女。理由是,人25歲就會衰老,她還寬限了兩年。

  翻開資料冊,兩個16.8cm乘以11.4cm的表格上下排列,塞滿了每張A4紙。

  這像是一個極度精密的游標卡尺——在表格中,你會看到單身男女的出生年月、身高等基本信息,對方的月薪、住房條件、是否貸款等物質條件,一目了然。

  有人寫下,在加拿大擁有4萬加幣(約合人民幣20萬元)年薪,400平米大房子;也有人注明——月薪一千元,沒有住房。

紅娘蘭毓云揭相親法則 :女孩一過38家長都急哭了(圖)

  接待日,在“陳蘭工作室”排隊等候的家長。

  表格最后一欄是擇偶要求,是這個游標卡尺不可衡量的部分。有人會寫下“有文化修養、文學內涵”、“情投意合”的字眼,但更多的人還是列下了冷冰冰的條件——身高172cm以上,月薪5000元以上,最好是本地人,有獨立婚房在南湖。

  唯一一個寫下“兩情相悅最好”。后來想了想,又補上了身高和物質條件。

  這天,登記在大女26本91頁的女孩和大男16本82頁的男孩被配對。一天下來,大概會形成這樣的20對,蘭毓云在撮合本上一一記錄:26-91配對16-82,27-93配對15-20……

  運氣好的話,這兩張表格會相愛,用不到半年,或者一年,26-91小姐會和16-82先生走進婚姻殿堂。要是差了點運氣,那就重來一次。

  老兩口根據條件,把每個表格量化成了一些符號。他們能借助這些“暗語”快速做出他們認為的“最契合的配對”。

  每張表格被綜合評分。外貌、收入、家庭環境等都是考慮因素,表格被分成了五大類。頂級是五角星套上一個圓圈,五角星次之,接著是圓圈、方塊和三角形。配對時,基本遵循五角星配對五角星,圓圈配對圓圈的原則。

  以26-91小姐為例,她1987年出生,身高163cm,月薪三千元。蘭毓云為她匹配的16-82先生,1982年出生,身高170cm,月薪也是三千元。

  陳軼倫的配對法則還要再精細一些。他會在表格上注明主人的性格,用K,Na,Al,Ar,He來區分。

  這是化學元素周期表中的元素。陳軼倫用它們的活潑程度來區別表格主人的性格開朗程度。比如,他傾向于匹配K和Ar。K是鉀,在零下100攝氏度都能和水、冰發生化學反應,代表性格開朗;Ar是氬,是惰性元素,很難產生化學反應,代表性格內向。兩者配對,恰好性格互補。

  上世紀50年代,陳軼倫從浙大化學系畢業。他覺得,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就是一場化學反應,能產生多巴胺的配對,當然難得,但遺憾的是,大部分都只能“條件相當”。

  談感情還是談條件?

  屋子里東西兩面墻上,掛滿了蘭毓云和陳軼倫的合影。到今年五一,兩人已經一起走了60年。

  結婚照也掛在墻上,黑白的,拍攝于1957年5月1日。蘭毓云穿著深色大花短袖,梳著麻花辮,倚在穿著條紋襯衣的陳軼倫身邊,幸福從兩人臉上蔓延開。

  1950年代初,蘭毓云作為部隊文工團成員,曾去朝鮮參加過抗美援朝,回國后,在武漢一所中學當老師。同時期,陳軼倫浙大畢業后也被分配到武漢,在另一所中學當老師。兩人經常要去參加團市委的會議,一來二往,便走到了一起。

  結婚時,兩人一窮二白。一間12平米的房子,兩條板凳,一塊木板一搭,兩床被子一鋪,一人一個包袱,這婚就算結了。親戚到家里來,嗑嗑瓜子,吃點花生,就算擺了酒。

  后來十來年,人們結婚就沒這么簡單了。“三轉一響”(收音機、自行車、縫紉機和手表)缺一樣都不行,這些還得憑票購買。要求再高點,還得有“64個腳”——桌子、柜子、凳子,各有4個腳,要結婚,先湊齊64個。

  說是這么說,碰到合適的,條條框框也都沒了。蘭毓云記得,那會兒她在學校工會工作,關心老師個人問題本身就是她的工作內容,陳軼倫又是另一所學校的校長,她索性幫兩所學校的老師們牽線,順道也幫以前部隊文工團的戰友介紹。“只要對上眼,哪還要‘三轉一響’,照樣結婚!”

  成功率高了,蘭毓云的名聲打了出去。有人跑來求介紹,跑錯地,敲了鄰居家的門,鄰居不堪其擾,在門口貼上告示——這里不是蘭老師家!

  “武漢三鎮誰都知道我可以解決他們的個人問題。”蘭毓云覺得驕傲,“贈人玫瑰,手有余香”。她還獲得了額外的尊重。一出門,沒人喊她“蘭婆婆”,都叫她“蘭老師”,“聽起來都年輕”。

  從1954年促成哥哥嫂子的婚事,到現在63年,她和老伴基本沒停。退休后,三個兒女出國的出國、做事業的做事業,老兩口也沒什么事情做,除了吃飯、睡覺、看報,幫人介紹對象反而成了退休后的主要事業。

  蘭毓云發現,80年代以后,結婚這事好像越來越難了。來相親的人,一上來就要求房子車子票子,存款要多,工資要高。好不容易撮合成了,擺酒也講究闊氣,四五十輛婚車排成隊,隊伍越長越有面子。

  幾年前,在電視臺做節目,主持人調侃,“爺爺娶奶奶,用了半斗米;爸爸娶媽媽,用了半頭豬;我娶我媳婦,用了爸媽半條命。”

  蘭毓云一想,可不嗎。這幾年,挺多來相親的姑娘,都要找工資比自己高一倍的對象,還要求房子至少有四室一廳。也有男孩提出,女方要漂亮,不漂亮的話,那得有錢。

  “嫁漢嫁漢,穿衣吃飯,想一嫁脫貧?”蘭毓云問。答案現實,又無可辯駁——既然都來相親了,沒有感情,不就只能看條件了?!

  這幾年,人們又挑上了年齡和職業。蘭毓云手頭上的表格,“銷路最好”的職業是工科畢業搞技術的,電力設計、船舶設計工程師最緊俏。醫生、公務員次之,再次是大學老師。

  “記者和警察,哪里有情況就得去哪里,最不好介紹。”蘭毓云接著說,“拋開職業,男女還有個剪刀差。以27歲為界,27歲以上的男孩事業有成,走的是上坡路,27歲以后,女孩逐漸衰老,只能走下坡路了。”

  最后,她得出結論,27歲以上的大男和27歲以下的小女最容易介紹。

紅娘蘭毓云揭相親法則 :女孩一過38家長都急哭了(圖)
  根據登記信息,蘭毓云將單身男女按所在區域分類。

  男士告急

  可偏偏,聚集在她這里的大女最多。這是目前最困擾蘭毓云的問題。

  接待日這天間隙,她接到一位武漢媽媽的電話,想給在美國的姑娘找個對象。蘭毓云拿起電話,背臺詞一樣,流利又帶點官腔,回復說:“無論美國、英國、蘇聯(注:應為俄羅斯)這些國家,都是女多男少,女孩的問題恐怕不好解決。”

  平均每天,她至少要接到兩三通類似的電話。

  在她的資料庫里,男士已經告急。早在兩三年前,女男比例就一直保持在8:1的水平,這幾年,這個數字還在變大。

  一到接待日,屋子里八成以上都是女孩。一有男士登門,號都不用排,直接被志愿者帶去現場匹配。

  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30歲及以上的女性人口中,有2.47%未婚;而此前的第五次人口普查數據中,僅有0.92%未婚。僅僅十年,這一比例增加到2倍多。

  對蘭毓云來說,這個數字背后都是活生生的人。

  有一天,一個姑娘被父母帶過來。三口人進了門,一落座就開始抹淚。蘭毓云一看,女孩人長得漂亮,個子也高。一問才知道,女孩35歲了,博士畢業,在大學當老師,三口人有空就跑相親會、婚介所、公園,對方要不覺得她收入高,要不覺得配不上她的學歷,一來二去,年齡大了,對象更不好找了。

  工作室里好多三十好幾的姑娘,平均都是登記五六年、相親幾十個之后,才趕在40歲的尾巴把自己嫁出去。

  王瑤算年紀小的。她大學畢業后,在武漢江岸區一所小學當老師,長頭發、戴眼鏡,說起話來柔聲細語,收入也高。從25歲那年,親戚朋友就幫她介紹,五年時間,她相過十幾回親,一個沒成。

  過了30歲,她急了。最近一個禮拜,已經往工作室跑了兩回,還沒配上對。陳軼倫說,她個子太高,有170cm,一時半會找不到合適的。

  這樣的姑娘太多了,蘭毓云有心無力。“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我又不能變出一些男伢來?”

  為了爭奪有限的男性資源,姑娘們的父母使出了渾身解數。

  工作室有個志愿者小伙子,公務員,身高185cm,國字臉,濃眉大眼。有時幫蘭毓云主持個相親會。一下舞臺,一大幫大爺大媽圍上來,挽住胳膊,往他荷包里捅紙條。紙條上寫著姑娘姓名和聯系方式。

  小伙子都沒搭理。一看自己這么搶手,要求也抬高了不少。

  每周二四六,中學教導主任老羅、事業單位退休的老劉,以及高校教授老梅,輪班到工作室里當志愿者。做公益是一方面,有個秘密大家都心照不宣——家里都有85后姑娘,都三十好幾了,也沒嫁人。

  他們心急,又不好逼自家孩子,索性來當志愿者,幫忙間隙,也幫女兒留意留意,畢竟近水樓臺。

  問起老梅,起初他不承認,過會兒吞吞吐吐,“私心也是有的,姑娘都32了。”

  愛情這件奢侈品

  有人計算過,愛情發生的概率小于中五百萬彩票的概率。

  來相親的人才不會關心這個,大家關心條件多過感覺。偶爾有個“愣頭青”,對著一幫大爺大媽說,自己要找“有感覺的”。

  大爺大媽一臉不屑,“感覺是什么東西?”進而得出結論——這孩子就是韓劇看多了,迷上了電視劇里高高帥帥的男主角。

  下一句可能是,“你都多大了,能不能現實一點?”

  王瑤就常碰到這樣的情況。后來也懶得解釋了。她后悔沒能在大學里談一場戀愛,失去了單純的感情。她討厭現在被當作商品挑選。

  這幾年,王瑤看著身邊朋友一點點妥協——“喜歡沒那么重要了。”有人為了房子,有人為了車子,遇到條件合適的,一咬牙,就把自己嫁了。
紅娘蘭毓云揭相親法則 :女孩一過38家長都急哭了(圖)

  陳軼倫在表格上的標記。五角星套圓圈代表綜合條件最好。

  “20歲那年,我跟自己說,30歲之前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到了30歲,我要給自己一個什么標準呢?40歲之前把自己嫁出去?那時候是不是只能找個離婚男了?自己還沒結過婚,就得去給別人當后媽了?”王瑤不敢往下想了。

  1991年,冰心問鐵凝,你有男朋友了嗎。鐵凝說,還沒找呢。冰心說,你不要找,你要等。終于她又等了16年,50歲那年,等到了華生。

  王瑤喜歡這個故事。“鐵凝能等到,我等得到嗎?”

  在蘭毓云和陳軼倫這里,這從來都不是問題。蘭毓云曾揚言,來她這里的人,80%都能找到真愛。老兩口總能順手抓來一大把愛情故事來佐證“愛情不是奢侈品”。

  一個遙遠的例子是,一對男女經介紹,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男孩父親突發重病,房子賣了,還欠下一屁股債。女孩母親逼女兒放棄。女孩卻說,她已經喜歡上他了,不能見到別人困難就逃跑。婚禮如期舉行。兩年后,蘭毓云問起近況,他們還在還債,但生活還算幸福。

  這時候,蘭毓云會做出總結提煉,“愛可以創造一切”。

  前幾天,工作室剛剛促成了一對。一位83歲的教授戀上了77歲的老太太。

  兩人第一次約會,老頭看到老太太穿著黑底大花連衣裙,頓覺眼前一亮,好像又找回了年輕時的感覺,“一見鐘情、相見恨晚!”說起那次相遇,老頭語氣都變得輕快。

  認識不到一個禮拜,兩人已經認定彼此。他們已經計劃好了,今年夏天,找個清靜的山里,同住兩個月,游樂、讀書、吟詩。

  陳軼倫相信,80歲的老頭能遇到真愛,年輕人怎么就不可以呢。

  4月底的一天早上,蘭毓云換上黑絲絨紅花長裙,涂上粉底霜,擦了口紅,去理發店吹個造型,和陳軼倫去喝喜酒。這些年,他們參加了無數場婚禮,仍舊樂此不疲——把兩張表格匹配,變成一張大紅請柬、一把喜糖、一頓喜酒,是多么有成就感的事兒!

  蘭毓云的生活也沾上了喜氣——她的衣柜里,一水的紅衣服;盡管背已經佝僂,她仍鐘愛大紅花長裙。

  她每天都要和頭頂躥出來的一茬茬白發賽跑。要是輸了,就用染發劑把它們都消滅。

  屋子里來來往往的人喊他們“蘭老師”、“陳校長”。蘭毓云覺得,時光好像就定格在他們年輕時的樣子。

  陳軼倫逢人就說,幫人找朋友,也幫了他倆不少。別人到他們的年紀,早就老年癡呆啦!

  婚宴上,新人父母說著感謝的話。蘭毓云感覺到自己的價值——兩年前,他們還是兩張不相干的表格。這樣溢滿幸福的場景,她見過無數回,卻還是忍不住落淚。

  眼淚是咸的,心里是甜的。

  (為保護受訪者隱私,陳明、王瑤為化名)
(遼源海盜港 www.cwiaoz.tw
(加微信號 Lyhdg0437 查看遼源市,東遼縣,東豐縣內部猛料 )


海盜港 - 遼源海盜港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捕鱼游戏快速涨分小技巧 时时彩后二45注稳赚 色球8加2中四个红球多少钱 陕西快乐10分钟走势图 幸运飞艇 湖北快三平台软件 福建快三以往开奖 500彩票网即时比分 时时彩平台代理 排九至尊大还是天牌大 下载琼崖海南麻将 河北麻将单机版下载 肯博即时赔率 取闲哈尔滨麻将微信群 内蒙古时时wifa 时时彩开奖记录 快三能够赚钱吗